重言我来啦

信邦之真史料糖(并不)【一】


#看了一天刀子抄抄史书自嗨#
#三不杀以上来自《史记·淮阴侯列传》#
#私心不写一些话是谁说的,一些事是谁干的#
#问一下有小天使知道三不杀来自哪吗?#



“臣事项王,官不过郎中,位不过执戟,言不听,画不用,故倍楚而归汉。汉王授我上将军印,予我数万众,解衣衣我,推食食我,言听计用,故吾得以至于此。夫人深亲信我,我俗之不祥,虽死不易。幸为信谢项王。”



“汉王遇我甚厚,载我以车,衣我以其衣,食我以其食,吾闻之,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,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,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,吾岂可以向利倍义乎!”



“夫势在人臣之位而有震主之威,名高天下,窃为足下危之。”谢曰:“先生且休矣,吾将念之。”



汉六年,人有上书告楚王信反。高祖以陈平计,天子巡狩会诸侯,南方有云梦,发使告诸侯会陈:“吾将游云梦。”实欲袭信,信弗知。高祖且至信,信欲发兵反,自度无罪,欲谒上,恐见禽。



信持其首,谒高祖于陈。上令武士缚信,载后车。信曰:“果若人言‘狡兔死,良狗烹;高鸟尽,良弓藏;敌国破,谋臣亡。’天下已定,我固当烹!”上曰:“人告公反。”遂械系信。至洛阳,赦信罪,以为淮阴侯。



信知汉王畏恶其能,常称病不朝从。信由此日夜怨望,居常鞅鞅,羞与绛、灌等列。



上尝从容与信言诸将能不,各有差。上问曰:“如我能几何?”信曰:“陛下不过能将十万。”上曰:“于君何如?”曰:“臣多多而益善耳。”上笑曰:“多多益善,何为为我禽?”信曰:“陛下不能将兵,而善将将,此乃信之所以为陛下禽也。且陛下所谓天授,非人力也。”



“吾悔不用蒯通之计,乃为儿女子所诈,岂非天哉!”



至,见信死,且喜且怜之。



见天不杀,见地不杀,见铁器/君不杀。



成败一萧何,生死两妇人。